六十年的血与泪,六十年的冤和屈-

[复制链接]

882

主题

883

帖子

12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26
发表于 2023-1-10 19:4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圳网广告位招租:点击联系     深圳网广告位招租     深圳网,深圳最好的本地论坛     深圳商铺写字楼二手房     深圳网广告位招租
全民云计算 云主机低至2折
  六十年的血与泪,六十年的冤和屈

  我的六十年

  我叫朱诗明。男,联系电话:13965829315,1950年12月22出生在安徽省太湖县天华镇大山村向家坪,是穷山沟,从8岁至今四代人遭受欺压迫害。

  一、1959年冬季,一群劳改犯住在我家后面挖蕨根,我家住在大食堂隔壁,有人诬赖我(8岁)和我妹(6岁)拿了蕨根,晚上全大队开斗争会,把我母亲穿着单衣用发水的棕绳捆绑起来,跪在土砖台上斗争,没什么可斗,寒冷的冬天,就这么将一个无辜的女人跪着耗着,后半夜,母亲跪不住,倒在台上,缩成一团,从此落下哮喘肺病。

  二、1960年夏季的一天,我父亲和一大帮人到下占岩为生产大队栽秧,秧苗全长出了稻子,大家把稻子摞下来,推荐我父亲将摞下的稻子炒粉填肚子,每人分了两汤匙,父亲舒不得吃,带回家给我和我妹吃,第二天大队开斗争会,说我父亲破坏农业生产,把我父亲用发水棕绳捆绑吊起来,绳头一拉,父亲飞起好高,开初一直在空中打转,上身缩成一团,下身吊得老长……

  三、我16岁干大队文书和代销店,1976年“四人帮”搞路线教育,安庆地委派出工作队到原黄镇区大山公社向坪大队对大队书记朱全海、朱成汉(已故)和我清查抄家,将三人资产全部搬到原大山公社展览,人遭批斗,母亲经不住,突然去世,我老婆被逼上吊,舌头吊出来又大又长乌的,眼珠子突出来,并且怀有身孕,幸亏我及时发现救下,又险失2命,8月份我家仅有的一头200多斤的肥猪,被拉到大队杀了,当时我老婆过月子,只给了2.8斤肉,外无给予。工作队对我进行调查,没有错误,派我到刘屋水库、深沟水库劳动,三年不记工分,我地每年要吃国家六个月供应粮,四年不给我家供应粮,1981年徐学军任大山公社书记,看见我老婆破衣烂衫搞野菜充饥,专程开会给供应粮。

  1979年我被平反,宣布抄家财产全部送还,但是只有家具送还了,破损严重,其它资产不见了,听说现金归财政,粮食归粮站,猪油归食品组,木材归森工站转交综合厂,银元不见了。

  四、2010年搞村干补助,不给我申报,2012年我才听说要求申报了,但是2011年、2012年两年,1976年至1979年三年共五年村干工龄补助不给,当年三年不记我劳动工分,四年不给供应粮,这点工龄补助都不给,是何道理?

  2016年太湖县委殷跃平常委批示我抄家财产归还和工龄补助的信访件:转天华镇调查,按政策妥善处理。太湖县信访局批转天华镇处理,天华镇2020年进行调查报县政法委审批,至今无音信,多次投诉无果。

  五、2002年元月我从牛镇镇天桥装一车松模板到牛镇中学工地,文件规定,本镇内木材运输不用办外运证,当时价值7360元,被牛镇森林派出所付所长吕张华以无外运为由,强行将木板拉到牛镇派出所卸了,并叫第三天到所里处理,当朱诗明第三天到所里大门上锁,无模板无人,一打听,第二天所长陈元章的岳父将木板全部从水库运到太湖县城私自出卖,也没有办外运证,至今没有处理。

  六、2004年11月的一天晚上朱诗明从刘畈运一车毛竹到外地,外运证被牛镇森林派出所两人抢走,第二天我老婆到牛镇森林派出所拿外运证,副所长吕张华不但不给外运证,反将我老婆从上午9点到下午5点半站着拷在窗塞上的一间空屋里,8个半小时,上了门锁,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站着拉屎拉尿,天下的人们都有母亲,姐妹、女儿,这是遭受什么罪?朱诗明向县林业局反映不理,向县政法委王守让书记反映,王守让书记到县林业局拍桌子,陈元章才将过期外运证归还。

  七、2011年12月21日下雪,我办了外运证,用山东车装一车竹片,价值9千元,行至天华镇李杜村,我车破胎修理,竹片车先行至太湖县檀木坳木材检查站,因其未放停车检查横杠而超行一里停车检查,我随即赶到,持外运证请检查站值班员陈旺查验放行不放,他电告晋熙森林派出所指导员章炉灿等三人将人、车、货押至太湖县开发区,坚持磅货重,后来又不磅货重,将我和司机押行到该所关押一夜,不让吃饭、加衣、睡觉,限制自由,超过货款罚款9800元,天亮才放行,外运证没有作用,一夜冻饿,伤害了我的身体,咳嗽,第二年四月我被检查患肺癌,右肺切除。

  八、2016年4月底我承包的黄苗村尧家组山场(土改证两期林权证,承包合同山权一致),杉树被人盗伐31棵,3.01立方米,我向天华森林派出所报案,并持林权证上山查验了。2016年9月7日时任天华镇汪志平副镇长等在该事处理大会上公布宣布,将盗伐人盗伐的杉树处理给盗伐人,并将土改证两期林权证一致的我承包的山场处理给无林权证人,支持盗窃歪风,打击合法维权。

  九、2017年太湖县征收我坐落太湖县高界路东侧商住房屋,实际不在县政府太政秘(2017)66号房屋征收决定公告的棚改范围图内,不是征收对象。征收期间2017年5月27日,拆迁公司潘传进等7.8人(均判刑)暴打拆迁户王卫民夫妇,叫拆迁户朱诗明全程观看,实施威胁,经司法鉴定的6月2日评估报告送达回执,朱诗明的签名不是朱诗明所写,是伪造的,评估报告没有也未送,7月1日党的生日、星期天拆迁公司潘传进等七人(全判刑)把我叫到拆迁公司打王卫民房间,把我关起来,强迫签征收协议,不签不让上厕所,不让走,扬言不签要打,我被强迫违背真实意愿在协议上签名,另两共有人没有签名。征收办、征收事务所、评估报告对我的房屋认定商住房屋235.56平方米,只给予78.4平方米商住补偿,还有157.16平方米按住宅房价补偿,住宅房价与商住房价每平方米少5075元。

  当我发现被征收房屋不在征收范围内,属违法征收时,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潜山市法院行政庭汪秀峰法官竟然篡改原告证据,将房屋所在地高界路东边改到高界路西边,由不在征收范围内改到征收范围内,将被告证据清单不足内容篡改书写补足,真是枉法审判。

  十、2018年我儿子朱二火与王亦菲各为争取孙子朱子墨抚养权,在广州番禺法院诉讼,裁定太湖法院审理,王亦菲提供大量虚假材料,编造朱二火不是龙山社区居民,龙山社区出具的是虚假证明的谎言,向太湖县委程志翔书记投诉,程志翔书记做出错误的批示,并错误地指令纪委司法机关问责处理,编造了不实材料,晋熙镇政府、太湖县市场管理局做出了错误的答复,晋熙镇纪委书记吴畏做出了错误的办案评价,否定事实,否定朱二火诚实守信的形象,致使二审裁定番禺法院审理,丧失了抚养权,其实诉讼证据应由法庭质证,太湖县纪委、司法、政府问责处理,县委书记批示,是典型的行政干预司法审判行为,是违法的,同时欺负了朱二火。而且太湖县公安局晋熙派出所指导员王学群违反县公安局王亦菲复议终止决定书,隐瞒孩子父亲朱二火分做两次将朱子墨户口从朱二火户口本名下,秘密迁到了辽宁沈阳市,导致至今年5年见不到孩子,至今三年法院强制执行探视判决被拒绝,至今不知孩子在何方,生死如何,严重伤害了朱二火和朱子墨的法定权利和身心健康,害得太惨了。

  十一、2019年5月25日朱诗明买好火车飞机票,去沈阳市寻找看望孙子朱子墨,出发时被政法机关拦截,不准许出行,不得离开住处,无辜被限制自由,真是伤口上撒盐,不知为什么朱诗明连看望孙子的权利都被剥夺,火车临到点时,打电话给时任天华镇党委都旭超书记才放行。

  

  

免责声明:深圳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本贴地址:https://www.szaima.com/thread-342502-1-1.html 上篇帖子: 武汉协和医院新冠"阳康"综合门诊来了! 下篇帖子: 伊对真实恋爱社区,红娘帮你来配对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深圳网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