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这些,“宝都”水贝建起全球“朋友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8-9-18 23:05
  • 签到天数: 15 天

    [LV.4]偶尔看看III

    1439

    主题

    1448

    帖子

    486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61

    论坛元老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

    发表于 2018-5-3 11: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珠宝看深圳,深圳珠宝看罗湖,罗湖珠宝看水贝。”那世界珠宝看哪里?
      从仅有10家左右的珠宝企业,到注册珠宝企业逾5000家;从既“走不出去”,又难“请进来”的遗憾,到拥有国际“朋友圈”的全球首个珠宝产业链联盟;从珠宝“处女地”到中国“宝都”,水贝用了20年。5月,“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将在罗湖水贝成立。届时,水贝将迈出从中国“宝都”走向世界“宝都”的重要一步。
      4月27日上午,罗湖“双周发布”企业专场,水贝珠宝集团总裁梁锐向公众作《深圳水贝:世界“宝都”》主题发布,回顾水贝的前世今生,并展望水贝的未来。梁锐透露,“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将于5月11日正式成立,并落户IBC泛珠宝时尚经济总部,水贝也将从中国“宝都”走向世界“宝都”。
      值得一提的是,水贝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宝都”,离不开深圳市委、市政府和罗湖区委、区政府的引导和支撑,更离不开市场行为,而市场的主体便是企业家。“水贝拥有几千家珠宝企业,他们书写了‘宝都’,他们是有担当的。”梁锐说。
      “因水得财,因贝而富。”
      600多年前,先祖张远开村,水贝由此得名。从深圳圩最大的村落,到中国珠宝第一村,位于罗湖的水贝用30余年时间,书写出了与特区共成长的行业新篇章。如今,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珠宝首饰市场,黄金、白银、宝石销售均居世界第一,钻石居世界第二。其中,超过七成黄金饰品以及镶嵌饰品来自水贝。
      中国的“宝都”究竟是如何练成的,中国“宝都”通向世界的风口在哪里,成就世界“宝都”的引擎是什么,“一个基地七大中心”又该如何书写世界的未来?在双周发布现场,梁锐对这些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
      风口之上 中国“宝都”是如何炼成的?
      发布会一开始,梁锐展示了一组最新数据:水贝的黄金、铂金实物提货量占上海黄金交易所实物销售量的70%;全国70%—80%的黄金饰品及镶嵌珠宝饰品都出自这里;孕育珠宝类“中国驰名商标”达21个,其中珠宝类“中国名牌”23个,占全国1/3以上。
      “目前,水贝不仅是中国珠宝首饰制造中心,还是物料采购中心、交易中心和信息交流中心。”在梁锐看来,这四个中心让水贝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宝都”。
      中国“宝都”是如何炼成的?梁锐认为它经历了三个阶段。1981年,随着首家珠宝生产企业的诞生,水贝正式开始了“宝都”炼成史。梁锐说,当完整的黄金珠宝产业链逐渐形成,水贝黄金珠宝首饰业的生产技术和产业已处在全国领先水平。2003年是水贝迈向中国“宝都”的关键节点。深圳出台政策,支持水贝建设珠宝产业集聚基地,同年,300多家黄金珠宝类企业进驻罗湖水贝片区。
      在深圳珠宝产业37周岁的这一年,水贝将开启它的环球征程:从中国“宝都”走向世界“宝都”。能实现这一质的飞跃的信心,来自于罗湖赶上了改革开放这个“时代的超级风口”。
      在梁锐看来,当前,“一带一路”倡议、“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深圳市“九大战略任务”,以及罗湖区“一河六圈三带”的产业规划格局,是水贝珠宝产业新时代面临的四个新风口。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既是全球珠宝最主要的原材料市场,又是全球主要的终端消费市场。
      梁锐认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珠宝市场的合作空间巨大。
      在地理位置上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区域,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枢纽,深圳在大湾区建设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深入推进,水贝将进一步加强与世界市场的联系。
      今年年初,深圳提出“率先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区”的核心目标,并制定出打造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之都、时代引领的深圳品牌、比较优势的深圳制造、更务实的深港澳合作等九大战略任务。“这些都与罗湖的珠宝产业紧密相连。”梁锐说道。
      既位于“大梧桐新兴产业带”上的“智谷”核心位置,又属于“六圈”“水贝——布心黄金珠宝产业聚集区”,水贝—布心片区正站在罗湖产业规划“十字路口”。梁锐认为,“一带一路”国家倡议这个时代的超级风口为水贝走向世界“宝都”提供了“战略引导。”而“粤港澳大湾区”、深圳市“九大战略”任务、罗湖区“一河六圈三带”为其提供了“战术支撑”,“四大风口”由大到小、依次套嵌。
      三大引擎 深圳珠宝产业如何走向世界?
      “有了这些风口作为支撑还不够,成为世界‘宝都’还需要三大引擎。”梁锐在发布会上透露,5月11日,“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将于第十四届文博会期间在深圳正式成立。届时,水贝珠宝将在“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简称“JFIL”)的超级引擎带动下,开启它的黄金时代。
      “罗湖将更积极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和粤港澳大湾区平台,以工业4.0和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推动黄金珠宝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造泛珠宝时尚经济总部,加快中国珠宝‘走出去’步伐。”罗湖区委书记贺海涛曾这样表示。
      记者了解到,“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是“一带一路”国家倡议在珠宝产业的首次践行,将帮助中国珠宝产业“请进来”和“走出去”。“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同时也是全球首个珠宝产业链联盟。
      数据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黄金珠宝消费需求旺盛,投资交易也非常活跃。2014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珠宝首饰消费达2025吨,占全球的82.4%。实物黄金投资需求为778吨,占全球的77%。全球10大黄金珠宝消费市场,有6个属于“一带一路”国家。
      不过,中国珠宝产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珠宝市场联系却不够密切。梁锐介绍,2017年,中国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珠宝进口额仅占到总进口额的22%;而在中国珠宝行业的出口市场,剔除中国香港后,中国直接出口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额度连1%都不到。“但这也意味着,中国内地珠宝产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珠宝市场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在梁锐看来,产业联盟要建立起打通上中下游产业链的珠宝共同体。“一带一路”沿线46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珠宝最主要的原材料市场和终端市场,而中国牢牢控制着中游的“珠宝制造商贸市场”,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要做的就是作为桥梁将上中下游连接起来,最终实现双方的互惠共赢。
      此外,作为深圳30年珠宝发展史上的领军企业水贝珠宝集团,率先开路结交了大批海外珠宝行业的朋友,包括国际有色宝石协会、泰国珠宝协会、缅甸玉石珠宝协会等等。而“IBC泛珠宝时尚经济总部”作为罗湖水贝—布心片区唯一获批的“珠宝总部大厦”,不但是水贝——布心片区的新地标,也为珠宝产业的快速成长提供了空间保障。
      “一个基地、七大中心” 水贝如何书写“宝都”未来?
      有了“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这个“超级引擎”、水贝珠宝集团等技术娴熟的“飞行员”,再加上IBC“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经济总部等空间载体,“宝都”依然具备得天独厚的物理空间优势,其下一步要思考的,便是如何去书写产业未来。
      罗湖给出的答案是,建立“一个基地”:“一带一路”泛珠宝产业示范基地(下称“产业示范基地”),外加“七大中心”加持:全球性的珠宝原材料集散中心、全球性珠宝产业的金融服务中心及矿产资源投融资中心、国际珠宝(中国)全产业链运营服务中心、全球唯一的珠宝智慧数据中心、国际珠宝艺术设计发布中心、全球珠宝行业智库交流中心以及深圳泛珠宝时尚文化中心。
      梁锐介绍,产业示范基地将开“一带一路”倡议落地具体产业先河,有望成为国内示范性标杆。同时成立“世界宝都新空间”项目,推出IBC超甲级写字楼,为“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联盟发起单位及国际知名组织、企业提供智慧办公和平台空间。引进50—80家“一带一路”沿线珠宝原料及时尚品牌文化发达国家的泛珠宝行业机构、品牌企业。“产业示范基地将成为中国与世界泛珠宝产业交流、运营的桥头堡。”他说。
      此外,水贝珠宝集团与腾讯联合打造“腾讯—水贝泛珠宝行业云基地”,已落户IBC大厦。从产业制造、供应及采购数据,到终端市场消费行为数据的海量采集与分析,最终形成全球唯一的珠宝智慧数据中心。梁锐说,“这将填补行业大数据建设空白,为推动珠宝产业供给侧改革提供依据,也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进入中国市场提供风向标。”
      打造全球性的珠宝原材料集散中心是走向世界的另一举措。记者了解到,罗湖将搭建国际宝石中国市场通道,提升国际宝石资源的集聚效应,大幅度地提高市场效率、降低交易成本。其最终目的,是让“宝都”有效控制住产业链上游原材料资源,掌握话语权。
      与时俱进,是罗湖融入世界的另一个关键词。以国际珠宝艺术设计发布中心为例,全球顶级设计将在这里共享,通过打造云端商务交流平台,设计师可以通过平台传达交流设计理念。此外,中心还与HTC vive俱乐部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整合AR、VR等前沿展示科技技术。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这样评价:“产业是经济之本,IBC推动产业国际化是实现中国梦的重要构成,其前瞻性的战略远见将发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效应。”
      中国“宝都”长成记
      婴幼儿期(1981—1988年)
      1981年12月,深圳诞生首家珠宝生产企业。这一时期,深圳珠宝行业的企业规模非常小、数量少,上世纪80年代末深圳仅有10家左右珠宝企业。
      彼时的生产技术落后,产品以足金饰品为主,主要商业模式就是“三来一补”:使用供给的材料、设计和样品来定制生产安排。
      青少年期 (1989—2001年)
      1989年5月,深圳市政府把金银珠宝首饰业定位为出口创汇支柱行业;1998年,人民银行深圳分行在全国独家试点开展“黄金寄售”业务。
      这一时期,深圳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黄金珠宝产业链:专业的机器设备、配件、辅料,主要原材料供应商的集中,主要产品生产的集中,珠宝首饰检验的集中,以及销售渠道的集中等。著名和驰名品牌大量涌现,生产工艺和技术大幅提高,深圳市的黄金珠宝首饰业的生产技术和产业全面领先于全国。
      青壮年期 (2002年至今)
      2003年10月,深圳市政府下发《关于支持发展产业集聚基地的若干意见》,支持在罗湖水贝建设珠宝产业集聚基地。罗湖区政府亦积极引导,2003年已吸引相关联的上下游300多家黄金珠宝类企业进驻罗湖水贝片区。
      2004年5月,深圳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正式开业,这是水贝第一家集中的珠宝交易平台。这种一站式交易模式被大量珠宝集中交易中心所效仿,为今日深圳水贝成为中国珠宝产业交易中心的地位奠定基础。
      水贝—布心片区的珠宝产业集聚基地,先后获得国家部委授予的“中国珠宝玉石首饰特色产业基地”“全国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国家首批产业集群区域品牌建设试点示范项目”等荣誉称号,是国内最具影响力、交易量最大的珠宝产业基地。
      黄金期 (未来)
      “一带一路”泛珠宝联盟成立,罗湖水贝将在黄金岁月中开启环球征程,从中国“宝都”走向世界“宝都”。
      ■数读
      深圳珠宝产业现状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珠宝首饰市场,黄金、白银、铂金、宝石、珍珠等产品销售均居世界第一,钻石消费居世界第二位。
      ●深圳水贝黄金、铂金实物提货量占上海黄金交易所实物销售量的70%,出品全国70%—80%的黄金饰品及镶嵌珠宝饰品,孕育珠宝类“中国驰名商标”就达21个,其中珠宝类“中国名牌”23个,占全国1/3以上。
      ●深圳珠宝品牌2400个,注册珠宝企业逾5000家,个体工商经营户超过15000家,珠宝交易批发市场30多家,产业队伍超过15万人。
      ■记者手记
      让“罗湖设计”走向世界
      珠宝、钟表市场从未像现在这样具有全球化特征,无论是欧洲和北美等传统市场,还是亚洲、中东和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珠宝、钟表拍卖市场需求都在不断增长。
      问题也同样凸显出来:由于过去行业太注重区域性的细分领域,原材料市场和终端市场往往处于割裂状态,缺少“珠宝制造商贸市场”这一中间媒介,很难打通全产业链的动脉。
      所以,罗湖做了这样一件事:以“一带一路”泛珠宝产业联盟为平台,搭建起国际宝石的中国市场通道。将每一个联盟成员的优势宝石矿源引入中国,获取全球优质货源的优先看货权、提货权与定价权。与此同时,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珠宝上游与中国珠宝产业与消费的对接,形成国际宝石原料在水贝的常态化集散中心。
      目前,不少国家的政府机构已对接水贝珠宝,明确希望通过“一带一路”泛珠宝产业联盟在深圳水贝开展宝石原材料展示与交易。赞比亚大使还提出希望将现位于新加坡的“祖母绿公盘”搬迁到深圳水贝。
      从中国“宝都”迈向世界“宝都”,水贝砥砺前行,这背后,是整个辖区产业的转型升级大潮。我们希望,从这座当今“世界珠宝加工厂”走出去的珠宝,未来不仅仅出现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珠宝商店中,更能在艺术馆、博物馆见到他们的身影,让“罗湖设计”成为世界珠宝行业中一张响亮的文化名片。
      ■对话
      “让世界珠宝产业在罗湖汇聚”
      南方日报:“一带一路”泛珠宝时尚产业联盟(下称“联盟”)是世界首个覆盖全球珠宝全产业链的联盟,为何此前珠宝产业从未产生过类似的组织?你们有怎样的愿景?
      梁锐:珠宝界有国际有色宝石协会、世界黄金协会等。这些协会大都注重区域性的细分领域,让消费者对行业有更多了解。但问题在于,亚洲人非常喜欢的翡翠等珠宝,欧洲人并不了解,这便是上述协会的弊端,其没有形成全产业链链条。此外,当前国际行业协会之间的交流融合依然不够,联盟将容纳很多国家的行业协会,如法国宝协、巴西宝协等,我们希望打造出一个产业共同体。
      南方日报:联盟能给普通消费者带来福利吗?
      梁锐:目前深圳水贝注重产业中游,而上游原材料到中游可能经过数个环节。联盟落地后,可以打通上中游各环节,简化关联环节。在这一背景下,普通消费者享受的第一个利好就是产业链条缩短,商品的成本降低了,买东西更加便宜。
      南方日报:能否请您详细介绍一下珠宝智慧数据中心?
      梁锐:泛珠宝行业如何与大数据结合一直是我们的软肋。此前,珠宝企业往往难以明晰消费者的具体需求,遍布全国的门店应如何具体布货,我们缺乏精准的数据。通过珠宝智慧数据中心,我们将与腾讯合作,为消费者进行精准画像,最终为中上游珠宝企业提供数据,这将有利于企业对产品进行更好的规划和布局,最终促进市场的良性发展,这也与所有消费者息息相关。
      (策划\统筹 吕冰冰)
      (撰文 苏梓威 祁觊)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深圳网广告位招租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